新世代反毒策略软硬兼施,全方位切断校园毒害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已收录 阅读:810次
校园新兴毒品讯息令父母恐慌,警觉到问题的严重,从政府端到民间团体,纷纷投入人力、财力资源,防制毒品问题。防毒不再只是警察的工作,需要全民共同携手,织出绵密的网络。

新世代反毒策略软硬兼施,全方位切断校园毒害

校园新兴毒品讯息令父母恐慌,从政府端到民间团体都警觉到问题的严重,纷纷投入人力、财力资源阻止毒品残害国家未来主人翁。布局新兴防毒网,不再只是警察的工作,从家庭、社区、学校、民间企业到政府,共同携手,才能交织出绵密的网络。

面对当前毒品现况与困境,行政院于106年5月提出「新世代反毒策略」,预计未来四年投入100亿经费,透过阻绝毒品製毒原料于境外、减少吸食者健康受损、减少吸食者触犯其他犯罪机会、强力查缉製造贩卖运输毒品等重大措施,降低毒品需求及抑制毒品供给。

校园、家庭双管齐下

在校园里,政府朝向加重校长、学校防毒责任,甚至可能列为校务考核项目。在社区端,将强力打击社区型中小盘贩毒网,进行定期与不定期全国毒品大扫蕩。在家庭端,则呼吁父母留意家中孩子交友及日常表现是否有异状。

别以为会接触毒品的应该只有低收入的「问题家庭孩子」,根据102~105年教育部「药物滥用学生辅导追蹤管理系统」统计数字显示,国中至大专吸毒者的家庭经济条件,相对正常的比例增高,显示小学生活环境较单纯,受到家庭影响较大;但国中以上吸毒者的家庭背景不见得是弱势或不健全的家庭。

许多敏感场所将是关键要地,例如宫庙。许多学生是在宫庙接触到毒品,让校方很头痛。新北市102年率先成立「高关怀青少年通报中心」,防制学生药物滥用,做法即包括频繁查察宫庙。

陪伴家庭失能的学生,关怀不中断

每天下午4点半,陈孝盈骑摩托车做课后巡逻,第一站就先到学校附近的宫庙看看。他担任三重高中主任教官以来,这样的例行工作,已协助警方在学区内抓到不少药头,这些人几乎都透过宫庙活动接触学生。

画面切到新北市春晖志工队队长陈天星与读小五的阿义(化名)的会谈。阿义由阿嬷照顾长大,他跟宫庙阵头的朋友一起吸毒。「家庭功能失常,宫庙有人陪他讲话、有吃有喝,怎幺可能不去?」陈天星转述。

以上这些课后巡逻与学生辅导措施,都是新北市「高关怀青少年通报中心」运作的一部分。这计画为全国首创,结合新北市教育、社会、卫生、警政、法院等8个政府单位的资源,对高关怀学生进行辅导与协助。

关怀的对象,包括涉及药物滥用(吸毒)、暴力、霸凌、性平事件(性骚扰、性侵害)及偏差行为的国小至高中学生。以阿义的例子来说,春晖个案辅导一般为3个月,新北市将其延长到学习阶段结束,也就是说,陈天星会陪伴阿义到国小毕业,关怀不中断。

积极查察,杜绝敏感场所收留导致学生涉毒

新北市校安中心主任康来诚表示,高关中心102年启动以来,每月开会两次,全年无休,其中一次由警界出身的副市长侯友宜主持。校方无法自行处理的校安案件,如帮派在学校附近出没,校长都可在会议上可提出,由高关中心指派权责单位处理。

就以家长及校方担心的学生可能在宫庙涉毒来说,根据新北市政府的统计,辖区内有将近3700家宫庙、神坛,相当于每1.8平方公里就有一家。透过高关中心的运作,市府民政局与警察局去年合计查察超过一万家次,希望藉此杜绝宫庙收留而导致学生涉毒。

4年来,高关中心辅导了将近24000位学生,其中1215位是吸毒个案,占比0.005%;去年吸毒个案占所有高关个案的比率,降至0.003%,减毒已看出成效。鉴于抽烟、喝酒被视为药物滥用的先驱行为,新北市的学校近几年来,针对使用菸、酒及家有吸毒亲友的学生做尿液筛检。

新兴毒品种类多样,尤其混和毒品每种成分微量,国内的尿筛试剂不易确实验出。康来诚表示,高关中心日前启动新措施,只要学校回报有学生「疑似使用」新兴毒品,尿液样本就会送到检验机构,进行加验与确认。
孩子不是坏,单纯喜欢跟朋友在一起

根据卫福部所做的调查,安非他命与K他命目前仍是国内最常多被使用的毒品。K他命的查获量是10年前的15倍,滥用问题在年轻族群最严重。陈天星在成为春晖志工之前,就曾在新店某国中附近的公园看到青少年吸K菸。

阿义就是因为吸K菸被抓到,才被列入高关怀通报。阿义已经不太愿意跟学校老师沟通,但陈天星就是有办法让阿义多说一些内心话。阿义现在偶尔还是会跑去宫庙,跟阵头一起出阵,酬劳是一份鸡腿饭,单纯就是喜欢跟朋友在一起。

「他很难排解空虚,」陈天星感叹,像阿义这样的孩子,他们「不是坏蛋,没有大奸大恶,一个人的时候也不会碰毒品,只是很可惜接触到用毒的朋友,但这似乎又不是他们可以选择。」

冰岛模式

冰岛青少年是欧洲国家中,毒品滥用问题最不严重的。根据1998~2016年的调查发现,冰岛15~16岁的青少年中,喝过酒的比率从42%降至5%,使用过大麻的比率,则从17%降到7%。

冰岛怎幺做到的?其关键是想办法纾解青少年压力,并採取激烈手段,避开危险接触时段──乾脆实施宵禁。研究指出,青少年滥用药物常是一种纾解压力的方法。另外,有学校引导青少年去「玩」才艺,例如跳舞、艺术、Hip-hop、武术等等,教导青少年改变大脑的化学作用。如此一来,青少年降低孤单无聊的时间,也无须藉由酗酒和使用毒品来纾压。

冰岛甚至针对孩童实施了宵禁,13~16岁孩童在冬季时,晚上10点后不能出门;夏季时,午夜12点后不能出门。

药头的剋星──教官陈孝盈

三重高中是一所综合高中,有国中部与高中部,主任教官陈孝盈提供情报,协助警方破获毒窟,俨然成为药头的剋星,学区内的国中、国小也受惠。

受访到一半,陈孝盈突然不讲话,低头伸手从教官制服上衣袋里,掏出摺成豆乾大小的笔记本。「这个是,这个也是……,」他在一长排、近50组的数字里,指出可疑的几组。

原来,笔记本里的数字,全都是他每天趁学生放学后,在学校附近巡逻时记下的「可疑」车牌号码。

如何判断可疑?陈孝盈的角色像侦探,在公寓楼下,看到学生鬼鬼祟祟聚集,或陆续进出大门,他会特别留意,并把公寓四周看起来像改装车的车牌写进本子,之后再交给警方追查。

他也喜欢跟经常跷课的学生聊天,听他们讲哪天去了哪里。曾经有个八年级跷课学生跑到药头在学校附近租的公寓,有无吸毒不得而知,但他把同伙在客厅看漫画、聊天打屁的照片放上脸书。这些都成了陈孝盈的线索。

学生后来告诉他,喜欢去那里,就只是因为药头提供免费的滷肉饭,加上房内有免费的Wi-Fi,可以「玩手机玩到开心」。
「现在的学生,很不聪明!」陈孝盈叹了一口气,很生气,也很无奈。

新世代反毒策略软硬兼施,全方位切断校园毒害《未来family》9月号